bokee.net

银行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服务“三农”:农行想说爱你不容易!

                                           服务“三农”:农行想说爱你不容易!

     服务“三农”是国务院赋予农行的一项重要使命,是农行股份制改革后的一项商业化的政治任务,更是当前农行义不容辞的战略选择。但笔者从基层农行的实践来看:服务“三农”我们想说爱你不容易。

    不容易之一:农行股改后,乡镇网点大规模收缩,管理鞭长莫及。众所周知,农行在向商业银行转轨的过程中,大批量地撤点减员。仅从湘中某县级支行来说,2000年该行有网点21个,员工248人,到2009年底,只有网点5个,人员98人(其中客户经理仅5人),且农村网点仅2个。而该县是国家粮棉油大县,现辖12个乡镇,260个行政村,总人口达68万,其中农业人口有49万。自2008年开始,该行累计发放惠农贷款(小额农贷)3800多万元,涉及198个行政村,1787户农户,金穗“惠农卡”14595张,也就是说,一个网点和一个客户经理要管理40多个村,上千农户。实践中由于户多线广面长,客户经理人手不够,加之车辆、机具等服务设施配备跟不上,让基层网点明显感觉到管理难度大,鞭长莫及,力不从心。可以说,现有条件下基层农行无论从网点、人员,还是产品、服务上来讲都根本不具备做“三农”业务(主要指以“惠农卡”为载体的小额农贷)的功能,更谈不上实施有效管理了。

    不容易之二:“三农”任务年年增,基层压力大,员工抱怨多,消极应付倾向明显。该行2008年分配任务必须发卡10000张,授信2000万,2009年及2010年的任务却成倍地增加,唯任务而任务现象突出。这让基层员工特别是客户经理压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导致员工抱怨大,消极对抗意识明显抬头,甚至有的营业网点主任开始有撒手不想干了的思想,而作为基层支行行长却无可奈何,对基层网点负责人及客户经理的正常调整与轮换也必须“三思而后行”,担心一经调整“三农”业务这块会得以瘫痪,毕竟新接手人员与几十个村支书特别是成千上万的农户接触了解尚有一个过程。同时,基层营业网点负责人及客户经理天天要应对“惠农卡”发卡、授信、管理、收回等工作,对商业银行存贷等资产、负债、中间业务无法花出更多的精力来做商业银行业务,导致员工疲于应付,效益、效率以及激情、斗志都每况愈下,让员工看不到发展的预期和希望,对农行未来失去信心。

    不容易之三:拓展“三农”业务费用高,收益低,耗费大,利润倒挂。尽管农总行正在抓紧实施“三农”事业部制改革,拟将县域这块纳入“三农”事业部实行单独核算,统一管理。但在基层行对这块业务(尤其是小额农贷)耗费大、收益低、利润倒挂的现状很以为然,以发卡一张为例:工本费5元、人力工资5元,上级奖励50元,等等费用大约达60多元。除此之外,客户经理误餐费要10元、村支书往来吃饭等费用也要10元,而一张卡就是算最高授信5万元,收入也微不足道,何况每张卡一般授信仅5000—1.5万元。经营管理成本高,回报、收益低下,形成了利润“贴水”效应,让基层行无利可图,甚至觉得“赔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偿失,自然没有主动作为的动机。特别是当前对所涉村村支书及村委成员和“五老”的补贴没有到位,导致村级负责人员对支持农行服务“三农”的主动意识与积极性不高,而这类支出一旦确定,其维护成本将会很高,如只限村支书有一定报酬(一年约1200元),其他成员将会对农行有意见,导致“三农”管理更加被动,更加得不偿失了。

    不容易之四:商业化经营与政策性经营矛盾突出,各级政府态度不一,让基层行难以取舍。商业化经营与政策性经营原本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矛盾显而易见。本来服务“三农”这样的政策性业务,就有农发行这种政策性银行和信用社、邮政银行、村镇银行等涉农金融机构做。而农行要一心一意搞好商业化经营,争取早日上市,给股东最大的回报,服务“三农”却让基层农行普遍感到无所适从,对商业银行经营失去了信心。同时,部分乡镇政府甚至县级政府对此做法也持怀疑甚至不支持态度,认为农行点少、人手不够、精力所限管理难以到位,加之政策宣传与农民理解有差异,管理稍有松懈,极有可能把矛盾和问题转嫁给政府,对农村基层稳定带来一定的压力,不如农行集中精力做好商业性资产业务对地方经济支持大。因此,在支持配合的过程中,基层政府普遍不认同和看好农行当前以“惠农卡”为载体发放小额农贷这种面广线长、额小量大、得不偿失的做法,导致支持力度不一,基层农行只能进行“散兵游勇”式地依赖关系较好村支书进行联系开展此项工作,效果可想而知。

    不容易之五:鞭长莫及、勉强被动的服务,结果是让农行与农民距离越来越远、意见越来越大,容易好心把“惠农卡”办成了“害农卡”。农行服务“三农”从理论上讲是对的,初衷也是好的,决策可以说是高瞻远瞩,毕竟农行姓“农”,与农民、农业、农村发展息息相关,实施县域“蓝海”战略,积极支持农业产业化和农村经济发展本无可厚非。但当前农行以“惠农卡”为载体发放小额农贷,在服务功能、服务人员、服务业务和管理半径上与现实相脱节,信息、网点、人员、功能等方面极不相称,经营管理能力与实际发展现状不匹配。再者“三农”业务做得最好农民也不一定能理解,甚至还稍不如意就心生抵触和埋怨情绪,特别是只发卡不授信更会让农民朋友不理解,认为发“惠农卡”就是放贷款,是国家要求必须执行的惠农政策,农行不放贷款就是在欺骗他们,与其这样不如不做,等等。如果这样下去,不仅服务不好,管理难到位,农行还可能付出股改成果、形象地位、人心人气等方面的惨痛代价。让农行与农民距离越来越远、意见越来越大,好心把“惠农卡”办成了“害农卡”。最终会给本有起色的农行带入发展的泥潭和沼泽,而与商业银行改革方向背道而驰,发展前景令人担忧。

    综上所述,农行服务“三农”从理论、战略上讲是对的,初衷当然也是好的,决策更是高瞻远瞩的,总行、省市各级行领导与员工也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与艰辛的汗水,但在现有管理体制和经营条件下基层农行尚未具备全面服务“三农”的能力,如“一意孤行”,必将“贻害万年”,对农行商业性发展带来较大的负面效应和深远影响。为此,笔者以一个基层员工的名义急切呼吁:请党中央、国务院及人行、银监会等国家相关部门在深入基层调研的基础上,尊重基层农行发展实际,在改革、发展方向上对农行重新进行战略和功能定位。并及时纠正和叫停当前基层农行这一做法,引导其真正地实施“蓝海”战略,在服务“三农”上有所为有所不为。决不能因为上市与否和功能定位的问题,让农行系统45万员工为商业银行的“政治驱动”买单!如果不及时进行规范任其下去农行将可能成为国内第一家股份制改革成果功亏一篑的国有商业银行!上市也将会遥遥无期。这并非危言耸听!因为我们股改基础原本就比工中建行薄弱得多,机构、人员、资产、财务包袱也重得多。其结果自然是事与愿违,而丧失发展的机遇。这样的结果我们基层支行为之奉献二十多年的员工不愿看到,我们农行系统45万员工更不愿意看到。我们不想成为社会的包袱,更不想股改上市的希望化为泡影。我们愿意成为农行商化经营的推进者、农行利益的维护者和股改成果的享有者。

    因此,我们强烈建议:国家有关部门深入基层农行、农村了解情况,倾听基层的呼声,在调研论证的基础上,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对农行重新进行战略调整与定位。也让我们基层农行员工看到领导们深入基层、了解民情、关注民心的亲民作风,像温总理一样常到基层走走、常到基层看看!这样才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心为民所及,这样才是农行之幸,农行员工之福,农民希望之所在,也才能让农行在股改上市的历史进程中更好地履行社会责任。

分享到:

上一篇:希望与梦想(代新年致词)

下一篇:关于对基层农行行情民意的调查与思考

评论 (34条) 发表评论

  • 基层人 (游客) : 我做为基层的一名普通员工看了你的文章心情激动.我头脑中的一个念头就是,当我们所谓的"英明"领路人(项俊波)看了你的文章有何感受????????

    2010-08-28 07:02

  • 别样人生 (游客) : 受人之荐,看了许多,一个不错的职业博客,值得让所有职场人都看看!祝福博主!

    2010-08-11 10:14

  • 同行 (游客) : 总行都不能解决“三农”,基层行又怎么能不头痛?

    2010-08-10 14:49

  • 不堪负重 (游客) : 服务“三农”特别是以“惠农卡”为载体的小额农贷,让基层网点负责人和客户经理不堪负重,压力与日俱增,并产生了一定的恐惧心理。每天上班就是处理小额农贷的发卡、授信、收回和续授信的问题。特别是续授信不做好,那么贷款逾期、不良率将会成倍的增加。农行管理层高高在上,而支行和网点这样的经营层面却如履薄冰了,逾期一笔经济处罚不说,形成问题还要追究行政责任,试想这样谁还敢去做,但现在不做又不行,不良率开始在各经营行大幅上扬了,真让基层经办的同志难以负重,

    2010-08-09 22:55

  • 风轻云淡 (游客) : 对待“三农”,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也许是最好的。

    2010-08-09 21:12

  • 百家争鸣 (游客) : 真话少见,佩服、支持!“三农”是个坑,农行应该在服务“三农”方面慎作为!

    2010-08-09 14:20

  • 张剑
    张剑 : 谢谢朋友支持鼓励!

    2010-07-26 15:24

  • 同行 (游客) : 博主,像你这样的基层行长难得一见,你们行因你而骄傲!

    2010-07-26 08:22

  • 123 (游客) : 月儿圆圆,月底去,争取拍些照片,发上来。

    2010-07-22 22:23

  • 月儿圆圆 (游客) : 123:昨晚梦回草原,长河落日,大漠孤烟。让你钩起一缕乡愁!你下次去草原不妨多拍些照片传到网上。

    2010-07-22 08:30

  • 张剑
    张剑 : 哈哈,“123”朋友:才从那边留言,又到此处“溜马”来喽,欢迎、欢迎!

    2010-07-21 18:19

  • 月儿圆圆 (游客) : 123:你说得我都想去了,可惜没假,一别多年,不知故人如何?那里有我的良师益友,不思量,自难忘!月儿圆贺是我,中午打错了一个字。

    2010-07-21 18:12

  • 123 (游客) : 月儿圆贺:我不是那的人,但是天津距离那里很近,经常去,有业务的事,也有朋友的事。蓝蓝的天空。青青的湖水,绿绿的草原,银碗里的马奶酒,还有握着套马杆儿在骏马上驰骋的蒙古汉子,都令人神往。又到了该去草原的季节了!

    2010-07-21 16:39

  • 月儿圆贺 (游客) : 123:是不是你在内蒙古工作过?那地方我生活了6年,那里民风纯朴,蒙古男儿更是铁骨铮铮!

    2010-07-21 14:12

  • 风轻云淡 (游客) (游客) : 天津农行的:农发行是国务院的宠儿,你说会同意吗?农行定位三农也只能说是农行的悲哀!

    2010-07-20 11:04

  • 月儿圆圆 (游客) : 123:我没在内蒙古工作过,怎么了?

    2010-07-20 11:01

  • 张剑
    张剑 : 谢谢朋友们的关注、参与、支持和理解,创博之初我未曾想到小小博文能引起大家一定的关注,原本只不过是作为业余一种文字消遣而已。我起点很低,本是普通的一员,并不想因我的文字、感受而引起不必要的争议,所以我已经将《湖南农行的春天》在本博和新浪同时“拿下”了,也许解铃还须系铃人吧,事由我起,本应由我来收场,对此我也应该对争议双方表示抱歉:对不起了。

    2010-07-20 10:38

  • 天津农行的 (游客) : 风轻云淡:听说当时总行一直想把“三农”推给农发行,国务院不同意,不知原因。别的行不知道,就天津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行,高调提服务“三农”,只能是个口号,还有些滑稽。

    2010-07-20 09:52

  • 123 (游客) : 月儿圆圆,不是我苛刻不大度,是我讲真话。你在内蒙古工作过吗?

    2010-07-20 09:23

  • 123 (游客) : 而不是随着领导的不断更换,使企业的发展规划,政策,措施忽东忽西,忽冷忽热,让全行跟着领导发疯(玩笑),天津行就发了不知多少次疯了,不止是跟许。几届领导下来,基层员工熟悉也反感了这种发疯,也学会了预知发疯的结果。所以就开一把手们的玩笑,说天津行的一把手是“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其实这是基层对前途感到失望才这么说的。其实高层领导他们应该扪心自问:自己付出那么多,可是基层怎么还这么说呢?

    2010-07-20 09:18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