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银行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原创:亲人感应

                        

                     亲人感应

              ——由梦见伯父想开去

                                                     文\张剑

    几次在梦里见到逝去多年的父亲,可以说都是在我每次人生经历较大转折和改变的时候,也许是在冥冥之中,远在天国的父亲及时给我的某种信心和暗示。但真正梦见伯父却是头一次。

   昨晚(2007年5月24日,古历四月初四),在梦中,我却梦见在故乡的老屋看到了早父亲两年去世的伯父,顿觉诧异!于是打电话告诉了远居乡下七五岁高龄的母亲。母亲说:“昨天正好是伯父的生日啊!”是吗?!说实在的,我从不记得伯父生日,不敢相信竟在如此时候却梦见他老人家?!是巧合?还是冥冥之中遇示着某种“第六感应”之类的东西?我问母亲这事情怎么这么巧?母亲说,这或许就是亲人感应罢!

   是啊!我和父亲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本不该用唯心的东西来解释这世上某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事情。但在我的一生却确确实实地遭遇着这样或那样的一些所谓的由亲人感应而引深出来的“唯心”的东西。

   小时候,母亲说我经常犯病,那时我父亲在外地银行工作,而在生产队里劳碌了一天的她,晚上要背着我三天两头地往几十外的镇上医院跑。在经历几次病危的边缘之后,一次父亲回来对我奶奶和母亲说:“这伢子可能命薄,既然如此也只有随天意了,要去就随他去吧!”

   由于父亲是彻底的“革命者”根本不信佛之类的东西,在家人几乎放弃治疗时,我奶奶、母亲却和我大舅、姨父商量,决定带我去大山深处的“八字”先生——“汉保瞎子”家,认他为“祭爷”,请他治好我的病了。就这样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当晚,姨父便和舅舅挑着我连夜进山了。据说,这次我母亲和奶奶背着我父亲把我家唯一一只用来打鸣的公鸡都带去了(对父亲说是被偷鸡贼偷了),说是用来祭祀的。说来,也奇了,“汉保瞎子”只给我划了一碗“符水”让我喝。一碗“符水”下肚后,妈妈说,我就不吵不闹了,吃喝也开始正常了,也自打那回起我就好带多了。当然,我从此就认定了这个“祭爷”,每逢年过节尽管自己太小不能上山,但家人总是要去看望他老人家的。在我记事起,我去过一回,那时“祭爷”已去世了,只见过瞎子“祭母”,至于“祭爷”是什么模样我也没见过,只记得这个教“汉保瞎子”的人,因为善事善行被人们尊称为“汉保先生”。后来听说,“汉保先生”去世后,他们一家从大山深处,移民去了“西湖”(常德的西洞庭)。在我家乡方圆几百里,像我这样的“祭崽”他老人家还收了好几百个呢!并给我取了个名字,叫永来。

   之所以三十多年之后,来写下这段文字,权当作一次迟来的感恩吧!

   感谢“祭爷”——“汉保先生”及所有关心我的亲人们!

   记忆中,我奶奶和母亲都很信佛,用奶奶的话说,我们姐弟三人是我母亲烧香求佛求来的。我打记事起,我便在说不清,道不明的“佛光普照”中成长的,每逢八月十五或堂上宗祖、佛祖及观音娘娘、圣帝爷爷等仙家的生日,奶奶和母亲便会准备香纸腊烛和平时自己也舍不得吃的供品,来祭祀列祖列宗和各位仙家佛祖。当然,祭后供品自然也是我们兄弟聊饱口福的灵丹圣果了。听说,吃了祭祀后的供果会平安福贵的。到现在,七十五岁高龄的母亲还一直坚持着,当然,在她的祭祀对象中只不过是相继增加了外婆、奶奶和父亲,而对奶奶二十多年的祭祀却是天天不断。据说,这是善良虔诚的母亲对奶奶生前的一种承诺,也充分体现了古往今来的一种美好传统和婆媳之间一种深厚的感情。这种坚持,世之罕见,在我心中,简直是一种千古绝唱,久久在我心中和乡情纯朴的乡间回响。

   多么善良虔诚、可亲可敬的母亲啊!

   关于某种灵念之类的事,在我生命中却屡屡出现,这当然是后话,神灵之类的东西说不清楚,也没必要说得那么清楚。总之,像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那样:信者有,不信者无罢。

   记得伟大的哲学家老黑格尔曾说过: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也是,对这类似有似无的东西,也就让它合理的存在吧。就说这么多了,还是赶快就此打住。不然,就不会灵念了,您说是吗?!

   罪过!罪过!哈哈。

   各位看官,如觉意犹未尽,且听下回分解。

  

 

分享到:

上一篇:原创:“期权化”催生金融腐败

下一篇:

评论 (4条) 发表评论

  • 晕晕 (游客) : 你的伟大的母亲!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幸福平安!

    2011-08-09 11:36

  • 张剑
    张剑 : 三十多年之后,来写下这段文字,权当作一次迟来的感恩吧! 感谢“祭爷”——“汉保先生”及所有关心我的亲人们!

    2010-07-29 00:09

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