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银行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家乡情结与比较优势

                                                   家乡情结与比较优势 

                                                     ---与家乡父老商榷

                                             中国农业银行湖南省分行   张剑           

     家乡情结是一种常人之情,比较优势是一种经济学理论。这本来难以联系在一起的词组,却在我脑海里萦缠许久了。在外面闯荡久了,对家乡的了解自然就少了。然而,偶尔与乡友聊天或回家乡的时候,却分明能感到浓浓的乡情,并常常生出许多的忧伤。

     我是安化木子乡人,现为省农行机关的一名普通职员,参加工作十几年来,先后在农行中砥、烟溪营业所、安化县支行、益阳市分行工作过。可以说,对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较为熟悉和了解的。不久前,我曾经与一位在家乡担任过基层领导职务的朋友聊天,大谈我的比较优势之说。我讲,尽管家乡地处山区,但具有资源优势(如旅游、茶叶、竹木、矿藏)、人文优势(如羽毛球、安化各界乡友)、科技(全省专利大县)优势以及有历代人文崛起与梅山文化的底蕴支撑等等,为什么发展那么慢(当然并非否认发展成就)?为什么不能以市场为导向、以经济为中心,创造出比较竞争优势,大力调整经济(产业)结构?为什么不能文化兴县、体育兴县、旅游兴县、科技兴县等等?那位朋友摇摇头:你讲的都对,但家乡最缺乏的正是观念上的比较优势,尤其是过去领导层比较封闭、保守、排“外”,计划经济观念根深蒂固,人治色彩非常浓厚,以权力为核心编织的关系网一时还难以冲破,可喜的是近年换了较为开明的领导班子,相信他们会干得更好。朋友肯定比我更熟悉我家乡的官场,我也不敢妄加评论,但我对此已有过深切感受。前些年我有意识地接触过家乡的很多人,包括各个层次的干部和乡下普通老百姓,我感受最深的是观念的落后,精神的麻木,知识的匮乏,基层政权的散漫,地方财政的拮据,社会风气的浮躁。这种感受也许过头了,但因为爱之愈深,才会感之愈切、忧之愈烈。儿时亦或工作期间认识的同学、朋友,有的在县城工作,担任县直机关大大小小的公务员,甚至进了常委、到了益阳;有的在乡镇工作,治理一方乡土;而更多的依旧生活在老家那块曾经是非常贫穷的土地上。公务之余、耕作闲暇,我发现他们大都沉湎于牌桌之上,或买码、或麻将、或“跑符”、或“三打哈”,大有怡然自得之情。偶尔与大大小小的公务员聊天,他们津津乐道的大都是些难登大雅之堂的“黄段子”,什么比较优势、什么有效行政,仿佛与他们无关。很多人比较热心的是保位子、争位子、结关系网、建安乐窝。大大小小的公务员大都有自己的小别墅或商住房,在县城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早在1999年春节我刚到益阳的时候,我跟几个乡友算过一笔账,全县各类非农业人口中至小有近万人在县城建了小别墅或商住房,按每户10万元造价计算,就是10个亿。大家自己出了多少,都心知肚明。我按几种说法打了个平均,起码有3-4个亿是从国家、集体那里转移过去的。我当时跟他们讲,家乡的财政肯定是透支的,现在没有暴露,是靠原来农村合作基金会掩盖着。结果不出几年,家乡连行政事业单位都发不出工资,各个乡镇政府都欠下了一屁股债。1998和1999年,国家下决心清理整顿农村“两会”,问题就遮掩不住了,以致出现了局部“恶性”事件,干群关系极度紧张。不懂经济、不懂金融、不懂法制,怎么能有效行政,治理好一个地方?何况还狭带着那么多的私心杂念,怎么会有心思去创造比较优势?

     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决定了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比较优势,无论国家或是地区,要加快发展就必须善于发现和发掘自己的比较优势,形成竞争优势。西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李嘉图最先发展了斯密的绝对优势概念,提出了比较优势说。他认为市场机制会把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资源配置到那些具有相对较高生产率的产业中去,集中发展其经济优势最大或劣势最小的产品的生产,然后通过贸易获取比较利益。家乡如果利用其资源优势、人文优势,真正围绕“赶着牛羊奔小康”的发展目标,积极调整和优化区域经济结构,促进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就可以拓展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创造新的增长奇迹。譬如,根据城市对蔬菜瓜果等农副产品的有效需求,运用先进技术,引进优质品种,引导农民调整农业结构,形成高效农业产业链,提升农业产业层次和农业经济效益,等等。而这一切需要一个廉政、勤政、高效、务实、创新、团结的领导班子带领人民去制定发展战略,去脚踏实地组织实施。从各类媒体欣慰的看到,新一届安化县委、政府已经或正在这样付诸艰辛的努力。

    家乡情结常常生出许多美丽的向往,也常常生出一些莫明的惆怅。希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情结是一回事,优势又是另外一回事。走出家乡看家乡,也许看不太真切,但大浪淘沙的市场经济只承认结果,不相信眼泪。作为身于斯、长于斯,作为地地道道的安化人,我们不能只做家乡的看客,坐而论道,指手划脚;家乡需要更多的人文关怀、更多的智力投入,需要我们与她一起成长。我作为家乡最普通的一员,只不过是极尽关注,空怀感慨,谨作此文,权与家乡各界父老商榷。衷心地祝愿家乡的天更蓝、人更富、景更美。

     注:此文是我2003年在省分行工作时,应“安化长沙同乡会”的朋友之邀而作的,当年发表在“安化论坛”,曾引发强烈的讨论。家乡情结是每个故乡游子固有之情,我出生在安化乡村,自然对家乡有着很深的感情,常常梦想自己有一天,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为家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努力并期待着!

分享到:

上一篇:经理人外表十要素

下一篇: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张剑
    张剑 : 家乡情结常常生出许多美丽的向往,也常常生出一些莫明的惆怅。希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情结是一回事,优势又是另外一回事。走出家乡看家乡,也许看不太真切,但大浪淘沙的市场经济只承认结果,不相信眼泪。作为身于斯、长于斯,作为地地道道的安化人,我们不能只做家乡的看客,坐而论道,指手划脚;家乡需要更多的人文关怀、更多的智力投入,需要我们与她一起成长。我作为家乡最普通的一员,只不过是极尽关注,空怀感慨,谨作此文,权与家乡各界父老商榷。衷心地祝愿家乡的天更蓝、人更富、景更美。 注:此文是我2003年在省分行工作时,应“安化长沙同乡会”的朋友之邀而作的,当年发表在“安化论坛”,曾引发强烈的讨论。家乡情结是每个故乡游子固有之情,我出生在安化乡村,自然对家乡有着很深的感情,常常梦想自己有一天,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能为家乡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努力并期待着!

    2010-07-29 00:14

发表评论
验证码